伊犁条约中中国被割让哪些领土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环节词,搜刮相关材料。也可间接点“搜刮材料”搜刮整个问题。

展开全数伊犁公约 《中俄伊犁公约》是清光绪七年(1881)沙俄强迫清当局在彼得堡签定的不服等公约。

同治十年(1871)沙俄乘中亚浩罕国军官阿古柏(约1825―1877)侵犯中国新疆乌鲁木齐并向东亚抨击打击之际,出兵侵犯了伊犁地域。清当局与之多次商量,沙俄拒不撤兵。光绪元年,清当局录用陕甘总督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三年左宗棠进军新疆,昔时十二月击平阿古柏,收复了除沙俄侵犯的伊犁地域以外的全数新疆河山,破坏了俄、英通过支撑和操纵阿古柏变南疆为其殖民地的阴谋。这时,清当局录用崇厚为出使俄国甲等钦差大臣,赴沙俄京城构和收复伊犁事宜。中俄构和从五年正月上旬起头,历时近9个月。八月十七日(10月2日)崇厚在沙俄勒迫下,未经清当局答应,私行与沙俄在黑海之滨的里瓦吉亚签定了《交收伊犁公约》(即《里瓦吉亚公约》)。按约中国仅收回伊犁河上游谷地,划失伊犁西部、南部及南疆、北疆边境地盘甚多,此外还要偿付“兵费”500万卢布(约合中国白银280万两)。这明显是一个丧权辱国的公约,朝野纷纷否决。在全国言论压力下,清廷不予核准。并于十二月十六日将崇厚撤职定罪。六年正月初十改派驻英公使曾纪泽赴俄修订崇约;同时号令左宗棠统筹摆设新疆南北两路边防事宜,以备构和分裂后,武力收复伊犁。七年一月二十六日(2月24日),曾纪泽与沙俄代办署理交际大臣吉尔斯和布策签定了《中俄伊犁公约》和《刊定陆路互市章程》。《中俄伊犁公约》其时称《改订公约》,又因签约地址在彼得堡,亦称《彼得堡公约》。次要内容是:一、沙俄偿还被其强占的中国伊犁地域,而仍割去伊犁西部霍尔里斯河以西、伊犁河南北两岸的原属中国的大片国土。斋桑湖迤东一带中俄鸿沟“有不当之处”,要两国派员“勘改”。所有尚未设界碑的中俄各段鸿沟都要派员“勘定,安设界碑”,为沙俄进一步侵犯中国国土制造了根据。二、限两年内偿清。三、俄商在新疆各地商业,改“均不纳费”为“暂不纳税”。四、俄商只能到嘉峪关,免除到西安、汉口互市,仅许于肃州(甘肃嘉峪关市)和吐鲁番两地增设领事。五、伊犁居民“愿迁居俄国入俄籍者,均听其便”。这就为沙俄武力强逼中国各族居民迁入俄境的罪行获得了按照。这个公约和《里瓦吉亚公约》比拟,除赔款添加了400万卢布外,在界务和商务方面,中都城争回了一些主权。但它仍是一个俄国通过武力要挟和交际讹诈逼使清当局签定的不服等公约,严峻地损害了中国国土和主权的完整,给西北边务、经济成长和人民糊口形成了极大的恶果。

《中俄伊犁公约》签定后,沙俄又按照该约中关于点窜南、北疆鸿沟的准绳划定,于光绪八年到十年强迫清当局订立了伊犁界约、喀什噶尔界约、科塔界约、塔尔巴哈台西南界约和中俄续勘喀什噶尔界约等5个勘界议定书,分段从头勘定了中俄西段鸿沟。沙俄通过中俄伊犁公约和上述这些勘界议定书,共割占了塔城东北和伊犁、喀什噶尔以西约7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国土。

一八八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光绪七年正月二十六日,俄历一八八一年二月十二日,圣彼得堡。

大清国大皇帝大俄国大皇帝愿将两国鸿沟及互市等事于两国无益者,商定妥协,以固和洽,是以特派全权大臣会同商定:

大俄国钦差参政大臣代理总管外部大臣萨那尔特部堂格,参议大臣出使中国全权大臣布;

第一条 大俄国大皇帝允将一千八百七十一年,即同治十年,俄兵代收伊犁处所,交还大清国管属。其伊犁西边,按照此约第七条所定界址,应归俄国管属。

大清国大皇帝允降谕旨,将伊犁侵扰时及平靖后该处居民所为不是,无分民、教,均免究治,免追财富。中国官员于交收伊犁以前,遵照大清国大皇帝恩旨,出示晓谕伊犁居民。

伊犁居民或愿仍居原处为中国民,或愿迁居俄国入俄国籍者,均听其便。应于交收伊犁以前询明,其愿迁居俄国者,自交收伊犁之日起,予一年期限;迁居照顾财物,中国官并不劝止。

俄国人在伊犁处所置有地步者,交收伊犁后,仍准依旧管业。其伊犁居民交收伊犁之时入俄国籍者,不得援此条之例。俄国人地步在咸丰元年伊犁互市章程第十三条所定商业圈以外者,应照中国民人一体完纳税饷。

两国特派大臣一面交还伊犁,一面领受伊犁,并遵照约内关系交收各事宜,在伊犁城会齐打点施行。该大臣遵照督办交收伊犁事宜之陕甘总督与土尔吉斯坦总督商定次序创办,陕甘总督奉到大清国大皇帝核准公约,将通行之事派委妥员前去塔什干城知照土尔吉斯坦总督。自该员到塔什干城之日起,于三个月内,应将交收伊犁之事办竣,能于先期办竣亦可。

大清国大皇帝允将大俄国自同治十年代收、代守伊犁所需兵费,并所有前此在中国境内被抢受亏俄商及被害俄民家眷各案补之款,共银卢布九百万圆,自换约之日起,按照此约所附专条内载法子次序,二年归完。

伊犁西边处所应归俄国管属,以便因入俄籍而弃地步之民在彼安设。中国伊犁处所与俄国处所交壤,自别珍岛山,顺霍尔果斯河,至该河入伊犁河汇流处,再过伊犁河,往南至乌宗岛山廓里扎特村东边。自此处往南,顺同治三年塔城界约所定旧界。

同治三年塔城界约所定斋桑湖迤东之界,查有不当之处,应由两国特派大臣会同勘改,以归妥协,并将两国所属之哈萨克别离清晰。至分界法子,应自奎峒山过黑伊尔特什河至萨乌尔岭画不断线,由分界大臣就此直线与旧界之间,裁夺新界。

第九条 以上第七、第八两条所定两邦交壤处所及畴前未立界牌之交壤遍地,应由两国特派大员安设界牌。该大员等会齐处所、时日,由两国商议裁夺。

俄国所属之费尔干省与中国喀什噶尔西边交壤处所,亦由两国特派大员前去查勘,照两国现管之界勘定,安设界牌。

俄国依旧约在伊犁、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库伦设立领事官外,亦准在肃州(即嘉峪关)及吐鲁番两城设立领事。其余如科布多、乌里雅苏台、哈密、乌鲁木齐、古城五处,俟商务畅旺始由两国连续商议添设。俄国在肃州(即嘉峪关)及吐鲁番所设领事官,于附近遍地处所关系俄民事务,均有前去打点之责。按照一千八百六十年,即咸丰十年,北京公约第五、第六两条应赐与可盖衡宇、牧放牲畜、设立坟茔等地,嘉峪关及吐鲁番亦一律照办。领事官公署未经起盖之先,父母官帮同租觅暂住衡宇。俄国领事官在蒙古处所及天山南北两路往来行路、寄发信函,按照天津公约第十一条、北京公约第十二条,可由台站行走。俄国领事官以此事相托,中国官即妥为照顾。吐鲁番非互市港口而设立领事,各海口及十八省、东三省内地,不得援认为例。

俄国领事官驻中国,遇有公务,按事体之关系、案件之紧要及应若何作速打点之处,或与本城父母官,或与处所大宪往来,均用公函。相互往来接见会面,均以盟国官员之礼相待。两国人民在中国商业等事,致生事端,应由领事官与父母官公同查办。如因商业事务致启争端,听其自行择人从中调处,如不克不及调处完结,再由两国官员会同查办。两国人民为预定货色、运载货色、租赁铺房等事所立字据,能够呈报领事官及父母官处,应与画押盖章为凭。遇有不按字据打点情事,领事官及父母官设法务令照依字据打点。

俄国人民准在中国蒙古处所商业,依旧不纳税,其蒙古遍地及各盟设官与未设官之处,均准商业,亦依旧不纳税。并准俄民在伊犁、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乌鲁木齐及关外之天山南北两路各城商业,暂不纳税。俟未来商务畅旺,由两国议定税则,即将免税之例烧毁。以上所载中国遍地准俄民收支贩运列国货色,其买卖货色或用现钱,或以货相易俱可,并准俄民以各类货色抵帐。

俄国应设领事官遍地及张家口,准俄民建筑铺房、行栈,或在自置处所,或照一千八百五十一年,即咸丰元年,所定伊犁、塔尔巴哈台互市章程第十三条法子,由父母官给地盖房亦可。张家口无领事而准俄民建筑铺房、行栈,他处内地不得援认为例。

俄商自俄国贩货,由陆路运入中国内地者,可依旧颠末张家口、通州前赴天津,或由天津运往别口及中国内地,并准在以上遍地发卖。俄商在以上各城、各口及内地置买货色,运送回国者,亦由此路行走。并准俄商前去肃州(即嘉峪关)商业,货帮至关而止,应得好处照天津一律打点。

俄国人民在中国内地及关外埠方陆路互市,应照此约所附章程打点。此约所载互市各条及所附陆路互市章程,自换约之日起,于十年后,能够商议酌改;如十年限满前六个月未请商改,应仍照行十年。俄国人民在中国沿海互市,应照列国总例打点。如未来总例有应点窜之处,由两国商议裁夺。

未来俄国陆路互市畅旺,如收支中国货色必需另定税则,较此刻税则更为合宜者,应由两国商定,凡进口、出口之税均按值百抽五之例定拟。于不决税则以前,应将现照上等茶纳税之各类劣等茶出口之税,先行别离酌减。至各类茶税,应由中国总理衙门会同俄国驻京大臣,自换约后一年内会商裁夺。

一千八百六十年,即咸丰十年,在北京所定公约第十条至今讲解各别,应将此条声明,其所载追还牲畜之意,作为凡有牲畜被人偷盗、诱取,一经获犯,应将牲畜追还,如无原物,作价向该犯追偿。倘该犯无力赔还,父母官不克不及代赔。两国鸿沟官应各按本国之例,将窃取牲畜之犯严行究治,并设法将自行越界及窃取之牲畜追还。其自行越界及被盗之牲畜踪迹,能够见知鸿沟兵并附近乡长。

按照一千八百五十八年蒲月十六日,即咸丰八年,在瑷珲所定公约,应准两国人民在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河行船并与沿江一带处所居民商业,此刻复为申明。至若何照办之处,应由两国再行商定。

第二十条 此约奉两国御笔核准后,各将公约通行晓谕遍地处所遵照。未来换约应在森比德堡,自画押之日起以六个月为期。

两国全权大臣议定,此约备华文、俄文、法文约本两分,画押盖章为凭,三国文字校对无讹,遇有讲论以法文为证。

按照中、俄两国全权大臣此刻所定公约第六条所载,中国将俄兵代收、代守伊犁兵费及俄民各案补?之款,共银卢布九百万圆,偿还俄国,自换约之日起,二年归完。两国全权大臣议将此款交纳次序法子商定如左:

以上银卢布九百万圆,合英金磅一百四十三万一千六百六十四圆零二希令,匀作六次,除兑至伦敦汇费毋庸由中国付给外,按每次中国净交英金磅二十三万八千六百一十圆零十三希令八本士,赋予伦敦城内布拉得别林格钱庄收领,作为每四个月交纳一次,第一次自换约后四个月交纳,末一次在换约后二年期满交纳。此专条应与载明此刻所定公约无异,是以两国全权大臣画押、盖章为凭。

本公约及专条均见《光绪公约》,卷5,页15—21,30。俄文本及法文本见《俄外部:俄华公约集》,页225—237。

本公约于一八八一年八月十九日在圣彼得堡互换核准。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评论收起匿名用户

2009-10-11展开全数《中俄伊犁公约》签定后,沙俄又按照该约中关于点窜南、北疆鸿沟的准绳划定,于光绪八年到十年强迫清当局订立了伊犁界约、喀什噶尔界约、科塔界约、塔尔巴哈台西南界约和中俄续勘喀什噶尔界约等5个勘界议定书,分段从头勘定了中俄西段鸿沟。沙俄通过中俄伊犁公约和上述这些勘界议定书,共割占了塔城东北和伊犁、喀什噶尔以西约7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国土。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haizhixiang.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